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ahq 週記 2016 Sum W6:科學革命

  
2016-07-30
文章來源: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2016 夏季聯賽對 ahq 來說無疑是場全新的試煉,第一輪與老對手閃電狼交手苦吞兩敗後,隊伍仍未從谷底反彈,第四週對上煥然一新的 JTeam,再度嘗到了落敗的滋味。季賽第一輪連續遭逢挫折,一連串的調整後,大家雖然在接下來的賽事屢屢獲勝,但壓力仍如影隨形,所有人皆心裡有數,最後的驗收仍是在季末再度與前段班隊伍交手的時刻。

「這遊戲已經全面公式化了,不學習這種玩法我們就不會有再度成為王者的一天。」近期的練習中貝克教練總是耳提面命,要選手們學會節制自己看到人就想打架的慾望,把遊戲的重點放在運營上。

02

Albis

I.

隊長 Ziv 最近睡得並不安穩,食量也日趨下滑,以前總能帶來飽足感的麥當勞外送,已不再能讓 Ziv 感到確幸。過去靠著驚人的手速,Ziv 總能在數秒內完成網路點餐,如今光是思考該不該打開外送網頁,就讓他猶豫了好幾分鐘,因為再美味的食物吃下肚,也無法填補生活中的焦慮與空虛。

三樓練習室日前進行了大搬風,先發選手們的座位集中到了有窗戶的大房間,替補選手以及練習生的位置則被安排在長廊上,長廊的一端通往練習室,另一端則是兩位分析師工作的地方。如此安排的好處是教練可以比較好掌握選手在遊戲中的溝通;另方面,練習室是整層樓唯一不受鄰近建築遮蔽的所在,也因此是光線最為充足的地方,每次檢討後從分析室走出來迎向日光,多少都會帶給選手一些正面能量。

因為換位置的關係,夜夜的座位調到了 Ziv 斜後方,夜夜在 2013 年下定決心減重的那一刻起就戒掉了吃麥當勞的習慣,但仍是察覺到了 Ziv 每到消夜時段的消沉。比起凡人,夜夜看世界的方式著實詼諧,卻也放心不下隊友,畢竟大家原先就說好了,這季要放手一搏超越去年的自己。

「我跑線,就是為了要上路好好的。」夜夜在一次賽後檢討時故意說道,「這條風龍放得拉風,就像 Ziv 的體重一樣。」幾次脫序的短拍下來,他成功將大家的注意力轉移到了 Ziv 身上,於是大家有志一同將檢討先暫放一邊,因為沒什麼是比解決隊友的煩惱更加重要的。

03

Westdoor

II.

「我覺得遊戲公式離我好遠... ...」在大家的簇擁下,Ziv 終於將連日以來的煩惱和盤托出。身為隊長卻無法領導大家的愧疚感與壓力,讓 Ziv 拿著食物的手微微顫抖著,Louisa 燻雞貝果裡的碎肉掉了幾片出來,引起一陣陣惋惜聲。

一旁的西門摸著自己新剃的髮型思考著。近期接觸到許多運營的構想與概念,西門覺得以前的自己彷彿是生活在未啟蒙的時代,ahq 過去總是用體內最原始的直覺在競技場中殺出血路,這雖然讓他們在 LMS 嘗過幾次勝果,但要放眼到更高的榮譽或去征服更大的舞台,目前做的遠遠不夠。

文學和歷史一直是西門的強項,他依稀記得在學校裡學過,18 世紀的科學革命和之後一連串的啟蒙運動將人類從神學的權威和迷信之中解放了出來,這有點像 ahq 現下面臨的處境,但生活在 21 世紀的 ahq 選手並沒有參與過那個重要的歷史環節,「我們享受的不過是歷史的餘韻罷了。」西門想,科學革命是除魅的開始,但 ahq 在遊戲裡仍然是魅影幢幢。

「必須要破除迷信,讓遊戲建立在最有效益的方式上,我們必須要相信自己的理性,從各種分析之中規畫出一條平穩的勝利之路。」西門和大家分享了他借鏡歷史而來的心得。Ziv 一邊聽著西門的智慧箴言、一邊盯著吃到一半的貝果,他的視線逐漸轉移到了其他的東西上,分析室昏暗的地板上露出一道細小的光線,午後溫暖的陽光就這樣一路穿越了練習室、長廊,像道利刃在原先陰暗的空間中闢出一道金黃色的隙縫。

Ziv 激動地咬了一口貝果(他又恢復了食慾),看到這幕的 AN 一方面很後悔沒有跟到今天下午的 Louisa,一方面又很迷惘,畢竟數學不是他的拿手科目,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在科學化的時代中落腳。擅於分析局勢的綠茶 google 了一下何謂「科學化」,他發現儘管略有歧異,但多數時候科學化的定義都關聯到一套系統化的反思,他覺得對 ahq 而言,這無非意味著團隊在遊戲中,時時刻刻都要做出合乎邏輯的選擇。

04

AN

III.

綠茶的解說讓 AN 聯想到自己的健身教練。每次上課教練都要求他把每台機器操作 20 下、循環 4 次,每隔 20 下教練都會加上更多鐵片,最終 AN 蹲舉的重量總會超過 200 公斤。曾有一度 AN 覺得健身教練有些過份躁鬱,甚至是到了不將他逼迫到臨界點就絕不罷手的地步,AN 不禁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在身、心、靈達到平衡之前就這樣暴斃了。

直到上週,AN 覺得自己又被逼到了極限,正當他想要和教練坐下來好好講道理,眼角的餘光卻落在教練正在書寫的一本手冊上,手冊內記載著 AN 過去與未來的訓練計畫,紙上密密麻麻,而教練正紀錄著 AN 在每個項目上的表現,似乎一切都很科學。此時,AN 再也藏不住心裡的困惑,他問教練:「做到極限,這邏輯嗎?這對我的人生會有幫助嗎?」

教練闔上手冊,他的肌肉在健身房昏暗的光線下折射出溫暖的光澤,大約有二十秒的時間,兩人就這麼僵持著。AN 的汗水滑進了眼睛裡,他感到微微刺痛,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移動分毫,這或許是他知道答案的唯一機會。

嘆了一口氣,教練用他低沉的嗓音說道:「張愛玲說過一句話:『感情原來是這麼脆弱的。經得起風雨,卻經不起平凡。』其實何只感情如此,放眼健身、工作乃至於生活,我們都是在突發的激情中體會到自己的存在,彷彿藉由那偶然的事件,我們才能理解一項目標的價值;但 AN 啊,真正的幸福卻是潛藏在時間的長河中,它不是生活裡絢爛的目標物,而是必須要徹悟浮華世界的虛無才能獲得它,那才是真正的幸福啊!」

05

BayBay

IV.

AN 聽過張愛玲的名字,但對於她做過什麼事卻一時想不起來,不過他想,既然教練認識,那應該也算是健身界有名的人物,他便將這些話放在了心上。但直到此時,伴隨著西門的歷史見解,AN 才真正感受到張愛玲那些話語的力量。原來人要回歸樸素是這麼困難的事,就像 ahq 要放棄打架的熱血生活,代之以看似平淡、卻蘊藏無限智慧的科學模式,過程中想必會碰上很多阻礙。

「跨越鴻溝總是困難的,想當年哥白尼和他的擁護者為了推廣日心說而碰到了多少磨難。」彷彿看透了 AN 的心思,西門迎上了 AN 的目光說道,「前人要對抗的是天主教廷,我們要面對的是自己的心啊。」想到前人為了革命付出多少代價,西門不禁又抓了一下頭皮。

愛說漂亮話的貝貝此時再也按耐不住,他站起身來說道:「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的。只要我們能夠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那麼團結。」上海的天橋上常會張貼政令宣導標語,貝貝第一次看到「團結」和「石榴籽」的字眼同時出現在天橋上時,心中略感浮誇,但現在用起來似乎也顯妥當。

「大家說得對,我們不能再崇尚原始的衝動,」Ziv 看到空氣中的塵埃沐浴在光線中飄浮著,就像是 ahq 按耐在原始皮囊下的智慧,過去總是受激情掩蓋而見不得光,「兄弟們,我們流的血夠多了,比起戰神,我們更應該效仿科學革命的精神,就以哥白尼為指標,讓招喚峽谷迎接理性之光吧!」語畢,手速極快的 Ziv 已臨摹好一張哥白尼的頭像貼在練習室的牆壁上,AN 歪頭想了一下,也替自己心目中的張愛玲畫了一張肖像,畫中的張愛玲神情專注,舉著 200 公斤的啞鈴。

當週對上 TM 和 XG,ahq 邁開了科學革命的步伐。賽後的深夜,Ziv 研究著對上 XG 第二場比賽的 VOD,16 分半他的剛普朗克展開千里大逃亡躲避慎 (Nexus) 的追殺,不過 Ziv 的焦點落在了小地圖上,隊友掌握了以多打少的機會,利用 TP 完成下路的一波擊殺。Ziv 想:「外行人看的是我的不科學,殊不知勝利的底蘊終究潛藏在科學中。」想法閃過腦海的數秒間,Ziv 已替麥當勞下好了訂單。

 

上一則: 下一則: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