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ahq 週記 2016 Sum W0:ffmA

  
2016-06-10
文章來源: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春季季後賽落敗後,所有人都很受砥礪,尤其看到閃電狼代表 LMS 拿到了種子席位,大家的心緒也隨之起伏。和代表資格擦肩而過,每個人一方面都感到難辭其咎,另方面也很羨慕往昔的對手能夠在國際舞台上證明自己,尤其隨著 CLG 的腳步在小組賽擊敗 SKT,所有人無不折服。

「世上沒有不敗的贏家。但如果今天是你們站在那個舞台上、面對即將大滿貫的 SKT,我不曉得你們能有多少把握。」ahq 所有人齊聚在一樓辦公室看 MSI 轉播時,貝克教練說道。

在一段賽前訪談裡 Karsa 談道,面對 SKT、RNG 這些奪冠熱門,他們並不畏懼,因為每天都會在韓服相遇,而既然練習時贏過,比賽就沒有必輸的道理。打上韓服高端,除了證明個人技術和對遊戲的理解,也許更多的是在心理層面上的幫助。「恐懼比利刃更傷人」,一邊聽貝克教練說話,鮪魚一邊在心裡想著,這句話雖然是在一部奇幻小說裡讀到的,但闡述了一些真理

IMG_7323

ahq 賽前祈福

I.

短暫的假期後,由於休賽期不易約團,選手們便開始了漫長的爬分之旅。不久,一樓多了兩面新的白板,貝克教練要所有人為自己訂下新一季的目標,並都要親筆寫上以示決心。多數人都信誓旦旦表示要爬上菁英,最後一位提筆的 RD 便也不甘落於人後,思考了一下後寫下:「不上精英不放假。」所有人看了卻一片譁然,因為 RD 本來就連放假都留在宿舍打 LoL,不放假對他來說根本稱不上是代價。

「RD 拿出誠意好不好?」被大家逼急了的 RD 突然全身發抖,鮪魚不禁有點同情 RD,畢竟兩人上季一位是練習生、一位是替補,每次其他人在團練的時候就剩他們能倒垃圾,偏偏中和的垃圾車像是裝配了輕靈之靴,不分晴雨、路況都開得靈動無比,鮪魚和 RD 常得提起 75 公升裝的垃圾在大馬路上奮力直追,兩人也因此對彼此越加惺惺相惜。

「小胖子,不要放棄啊!」中和的清潔隊大哥總是帥氣地一手拉著握把,站在車尾處向兩人揮手,鮪魚常感覺倒垃圾的過程是人生奮鬥的縮影,提著垃圾在馬路上跑雖然累,但最難熬的還是邊奔跑邊舉起垃圾的那一剎那,就像是每次打到 Bo 賽都要摒住怒氣才能防止心態炸裂,許多升牌位的機會就是這樣錯過的。鮪魚生平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二頭肌、背肌和胸肌的存在,為了提氣,他幾乎無法呼吸。

IMG_6885

RD 與 Westdoor

II.

深陷在倒垃圾的回憶裡,當鮪魚回過神來,大家對 RD 的質疑已經擴展到了最近的事件上。

ahq 教練團為了讓選手在練習上更有效率,所以決定和健身房合作,藉著釋放身體能量,讓選手緊繃的神經得到適當的疏緩。身、心、靈平衡與成功之間的聯繫雖不是太難推敲,但看到 CLG 有了靈修課後,團隊總是發出祥和的聖光,這次更是在 MSI 替北美帶來久違的榮光,CLG 經驗著實讓 ahq 團隊更有信心,自己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教練團沒想到的是,第一次上健身房,某位匿名玩家馬上就認出了 ahq 一行人的形狀,隔天還在 ptt 上發表了一篇觀察報告。

加入 ahq 之後,鮪魚的一言一行雖都被眾人看在眼裡,但觀察系玩家的報告倒是第一次讓他感到徹底赤裸,連上飛輪課一分鐘踩一圈的謊言都被戳破了;此外,鮪魚也觀察到西門最近眉頭深鎖的頻率上升了許多,也許是「不練腳」的批評真的帶來了困擾,但鮪魚想,西門的腳也就那兩隻,要他多練也真是難為他了。

不過所有人之中,被觀察系報告打擊最大的還是 RD,由於長期潛身修行,RD 的面貌早已不為人所之,觀察系玩家便直接以「胖胖男 A」取代了 RD 的真實稱謂。

「你再不拿出誠意征服舞台,論知名度,連鮪魚都要追上你了。」貝克話語犀利,讓坐在電腦椅上的 RD 不知所措地轉來轉去。貝克一席話,使得觀察系報告的影響力如漣漪一般擴散開來,不久,眾人達到了一個結論,那就是「胖胖男 A」要比「RD」更有記憶點,也許換個選手 ID,RD 的職業之路會更加順遂。

「從今以後,你就叫 fat fat man A,簡稱 ffmA。」和綠茶商量後,貝克高興地宣佈。

IMG_7328

Ziv 與 Tunafish

III.

「ffmA」的到來象徵著新生、也代表團隊對 RD 的關懷。這時,RD 卻突然哭了出來,連聲的安慰中大家亂了陣腳,畢竟所有人都是懷著對 RD 好的初心,想不到卻構成了他的負擔。

將一切看在眼底的鮪魚,鼓起勇氣舉起了手,他決定要幫倒垃圾的好夥伴說兩句話:「大家有所不知,RD 是『Reed(蘆葦)』的縮寫,這名字是 RD 的媽媽給他的。在 RD 還年少無知時,RD 媽媽就希望 RD 能有蘆葦般的韌性,即便生長在沼澤、沿海、懸崖、各種嚴酷的環境中,都能不屈不撓,用堅強的精神開拔出一片天地。」

貝克聽了陷入沉思:「原來 RD 的名字有這樣的深意。」他凝望著 RD 因久坐練習而日漸膨脹的身軀,嘆了一口氣說道:「RD 媽媽也是用心良苦,雖然 RD 還要更加堅強才能成為媽媽眼中的樣子,但至少我們能用自己的方式提醒 RD,這世界上還有許多人在期待著他。」語畢,貝克破例提起筆,親自替 RD 在白板上寫下了:瘦到 60 公斤,否則改名 ffmA。

收起白板筆,貝克嚴肅地說道:「ffmA 這名字是 ahq 最好的警惕。字面上而言提醒著我們切勿偏離身心靈平衡之路,而深刻的意義上,我們永遠不能背離最初、也是最單純的希望,就像 RD 媽媽帶給 RD 的。」

剛上任的隊長 Ziv 站了起來,他走到 RD 面前,伸出肥碩而堅定的手掌放在 RD 肩上:「聽說蘆葦花開的季節是九月吧?那正好也是世界賽來臨的季節。」鮪魚看著學長們,他雖然是 ahq 裡體型最大的,此刻他卻覺得自己無比渺小。「人也好、花也好,在一瞬間美麗地綻開之後便隨風而散,或許正是如此吧。但對我們來說,開過那一次不也足夠了嗎?」Ziv 的提問背後早有了答案。

RD 抬起頭,看著 Ziv 真誠的眼神,Ziv 身後的貝克微笑著,而更遠處的 AN 則是對他輕輕地點了點頭,兩人雖然是競爭的關係,但 ahq 向來直話直說,誰比誰好、誰比誰爛的對話和笑鬧,都成為了彼此進步的動力。

許願白板就在 ffmA 的補充中拂上了最後的句點,而 ahq 也在從未遠去的展望中,開始了新的一步。

上一則: 下一則: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