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Westdoor:被讓二追三是一種悔恨感

  
2016-08-22
文章來源: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2016 LMS 夏季季後賽第一天 ahq 雖然直落三擊敗 HKE,第二天卻遭到 Flash Wolves 讓二追三、止步於第三名。Westdoor 向我們談及比賽中發生的狀況與「那個手勢」。

1. 西門對季後賽 6.15 版本的適應度如何呢?

夏季聯賽大概在斯溫盛行的那那段時間,我對 meta 的適應度是最高的。目前的話我大概給自己打五十分,幾隻強勢角會玩,但還是沒有玩得很溜。

2. vs. FW 第三場開始,你每場都扛下兩 ban(麗珊卓、逆命),這是否在團隊的料想中?

Westdoor:我們有考慮過這個情況,畢竟對上 HKE 時就亮出了麗珊卓,加上閃電狼在之前的訪談有說過,他們應付支援快的角色例如全球流會比較吃力,這部分以前交手的時候我們也有感覺到。

3. 這次 ahq 在比賽中的失誤率比起季賽還要高出許多,你在賽前是否有感到自己狀態不好?

Westdoor:開打第一天,我們早上八點就起床了,那天有比較嚴重的時差問題。第二天因為比較早睡,精神還算不錯,可是打到第四、五場的時候專注力還是有點下滑,畢竟比賽時間真的拉很長,所以很難避免恍神的狀況,我覺得團隊在這個環節上可以調適更好。

Westdoor_Interview_1

4. 被讓二追三是什麼樣的滋味呢?

Westdoor:以前我們的比賽要嘛大好、要嘛大壞,要輸也多是被直落三輸的,從來沒有被讓二追三過。被 GG 3:0 是一種無力感,因為你知道自己就是不如人;被讓二追三則是一種悔恨感,因為你知道你能贏的、你其實做得到,結果還是輸了。相對來說也是吧,讓二追三奪得勝利,那種振奮人心的感覺也不會是直落三能比擬的。

5. 既然是種悔恨感,是否有哪一個 moment 是讓你感到特別悔恨的?

Westdoor:第三場最後被搶走的巴龍吧。當時團隊中的 carry 位只有我是爆發角,所以 Mountain 希望我用一套爆發傷害把巴龍血量打低,但我已經很習慣在打巴龍時去騷擾敵方打野,加上當時情況有點混亂,老山有下 call 但是我們還沒來得及達成共識一切就發生了,事後檢討發現其實我們在打巴龍跟打 Karsa 之間擇一都行,但我們沒有統一判斷這是最大的敗筆。此外,第四場最後的團戰隊友的 cc 技接得非常好,但我卻把對手彈走了,如果沒有失誤我們可以收下全部人,這點也很令我懊惱。

至於第五場,終究是因為自己沒打好所以被對方輾壓過去,談不上什麼悔恨,只有對自己的無力感而已。

6. 第三場畢竟是被讓二追三的開始,團隊是否有因此而低落甚至影響到四五場的表現?

Westdoor:第三場打完我們的確是有低落一下子,但到第四場前很快就恢復了,畢竟大家都有共識每一場都是新的開始,我認為不至於影響後續表現。後來氣勢沒有開場時旺,我覺得體力的影響佔一部分,另一部分就是不夠沉穩吧,心態上我會想趕快把這個 BO 拿下來,也導致打得比較急。

7. 這次賽後檢討大家已經不再討論之前很嚴重的「紀律」問題,而是討論比較多「信任」,包括對於自己能力的信任、對於陣容的信任,你如何解讀這個問題?

Westdoor:其實也不是不信任,只是我們會在討論時提出很多疑問,例如某支角色究竟好不好發揮,不同人有不同看法,討論久了彷彿就變成我們不信任彼此,但我認為我們面臨的狀況和不信任有根本上的差異,我們需要的是更多討論而已。

8.  第二場逆命用 Q 技能就搶到了巴龍,這有讓你很意外嗎?

Westdoor:其實也還好,比賽時這樣搶到是第一次,但畢竟我在 rank 就用逆命搶過不下 20 次,所以當下就是一種「又中了」、「我就知道」的感覺吧。

9. 冒昧請問一下,藉由第二場結束時的手勢你大概想表達什麼呢?

Westdoor:那也沒什麼,就是萬能牌的意思,代表我很會偷。

10. 這次雖然輸了,但西門你還是帶給社群許多娛樂,對此是否有話想說?

Westdoor:打這麼久了,每次 ahq 輸比賽背鍋的通常是我或貝克,現在加上了一個 Mountain,負擔減輕不少。

我已經習慣了輸比賽就不去看評論,以免影響準備比賽的心情。但隊友很愛講,畢竟他們不用背鍋所以什麼都看,所以「4452」、「那個手勢」會有什麼發展,我都大概都能想像得到。我覺得能讓大家開心就好,但我們還要打 J Team,所以我還是要設法專注練習。

上一則: 下一則: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