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ahq觀察週記 2017 Spring 2 ─ 《口頭禪》

  
2017-02-14
文章來源: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提醒,此篇週記含有大量腦補劇情、設計對白,切勿以正經的態度觀賞此週記。

 

「滴滴滴…」鬧鐘響起,本來就睜不太開的眼皮在寒流來的季節更加沉重,房間裡並沒有浪漫的對外窗、更沒有早晨微微透進來的陽光,只有在昏暗中,依稀看見那張熟悉的睡臉。「幹,怎又是你。」小夜夜咕噥著,抓著睡亂的頭緩緩起身晃著身子走向浴室刷牙洗臉,轉開知名品牌的洗面乳,「美白?大概沒用吧。」夜夜心裡想著,不過既然買回來了就將就點用吧。

 

例行公事做完後,拿起錢包,夜夜踱步下樓找尋美好一天的第一餐。打開大門,一陣刺骨的空氣讓他縮了縮脖子,這麼冷的天氣,還是吃湯麵比較好,比起每天吃燒臘的Chawy跟每次都能蹦出不同食物的Mountain,夜夜務實多了。慢條斯理地吃完了湯麵,時間還早,夜夜決定先到訓練室暖暖手,到門口時遇到剛打完卡的小安,那個再熟悉不過的面容,「你怎跟我穿一樣啊~」小安依舊用著他獨特的尾音打招呼,「你屁,我先穿的。」小夜夜面無表情。

一大早的廢話連發,這就是ahq的宿舍日常。這群吃、睡、練習都在一起的大男孩,久而久之就會發展出他們共同的語言習慣,「為甚麼小安講話跟小夜夜這麼像呢?」常常有人問這個問題,相信看過他們的相處習慣,就能夠很快理解了。進入本週主題─口頭禪,老實說ahq每個人講話的音調與方式都很相近,有時候五六人聚在一起討論事情時會有一種K隆星人一起共鳴的既視感,不過仔細觀察的話,他們還是有各自的口頭禪的。

 

「Waaaaaaaaaaaaa這太浮誇啦!」─綠茶

相信在大肌肌Chawy的滾輪片中大家都有聽到有個人一直在浮誇浮誇跟哇地叫著,別懷疑,那個就是綠茶。平時憨厚老實的綠茶在表現情緒時沒有太多華麗的詞彙,「浮誇」就是他給予的最高肯定,最近一次讓他脫口而出「太浮誇啦」是WS微風對上閃電狼第一場那無比精準的燼。

 

「那麼OO~喔」─AN & Albis

當然,OO可以代入任何字詞,可以是形容詞、名詞或是動詞,雖然聽起來不合邏輯,但語言癌普遍也是電競選手的職業病您說是不是?

(範例)

「哇靠,他那麼痛喔!」Albis在中路守塔時被星朵拉一套灌死。

「你那麼軟ㄛ…」AN拖著長長的尾音說著。

(這時候Mountain李星一記漂亮的虎嘯龍吟讓戰局逆轉)

「哇靠,茫藤那麼猛ㄛ─」即便驚訝仍是不會提高音調的AN。

「怎那麼6喔~」看著黑白畫面的Ablis內心希望自己多少有些參與感。

 

「好哇~」─Montain (哇字一定要發得很重,這才是Mountain)

「欸貓藤對面JG把你紅吃了。」「好哇~我還不吃光他們家的!」

「欸貓藤唱歌喔!」「好哇~唱啊」

「欸貓藤我剛從你皮夾抽走五百塊喔!」「好哇~都這樣啊」

「欸貓藤你寫錯字了啦!」「好哇~崩了啊!」

「貓藤你可以買一台保時捷給我嗎?」「好哇~」

才怪

 

「ㄏ─ㄏ─」Zero & Ziv

這兩個平常最愛發出無意義的笑聲,但兩者區別在於Ziv的笑聲是短促的,就像孕婦生產那樣吸吸吐吐吸吸吐吐發出來的聲音,有時候都覺得他是不是要斷氣了為他捏一把冷汗,而分析師Zero像是夜間尾行女學生的痴漢,在女學生察覺到有人跟蹤她時,站在身後發出的那種猥褻的ㄏㄏ笑聲,緩慢地、非常緩慢地。

 

我想這應該不用舉例,大家內心都有聲音了,ㄏㄏㄏㄏㄏ。

今天情人節,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雖然在這個充滿粉紅色泡泡的日子,小編本人感到些許的厭世,但還是祝福大家情人節快樂,有情人終成父母,沒情人繼續魯,小編先去吃西莎了。

上一則: 下一則: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