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戰OTS死亡之組,夢想給我們力量

111012687180987246
ahq OW抵達上海的第一天,行李堆滿了車廂

算算日子,ahq於11月28日抵達上海,至今也快滿一個月了。回首來時一陣兵荒馬亂、以及遠離家鄉猛然襲來的寂莫感,現在選手也算習慣了這裡的環境,每天都過著規律的生活,中午12點起床、走上半小時的路來到訓練室、在大食堂吃飯、一點半準時開始練習、晚上十二點回到宿舍、睡覺、隔天又開始同樣的迴圈。

到上海一段時間了,ahq選手去過一次外灘,其餘時間都待在訓練室裡練習,過著極為單調又樸素的生活,而他們每天最開心的一件事,就是聽到領隊奶油宣佈「訂飲料了」的時刻。上海物價比台灣高,手搖飲料平均都高出RMB五塊以上,但相較起食物、氣候、普通話的口音,手搖飲料可說是與台灣最相似的物件,也是他們思念家鄉最大的憑藉。

782468268904159529
Eric和AfteR正專注地挑自己的飲料

嚴肅的夢想

多日前我們替選手做了一次訪談,問及他們對Overwatch這款遊戲有什麼期待,主坦EricEn說,「希望暴雪消滅所有刺客角」、副坦Bow說,「希望和尚的珠子被改得好看一點」,其他選手也說出了各式形形色色的願望。輪到輔助Krapy時,他想了一下之後說道,「希望 Overwatch 可以有世界賽,像英雄聯盟那樣規模的世界賽」。Krapy過於耿直的作答引來一陣吐槽,但ahq的所有人都知道,他說出了大家的心理話。

ahq選手投入電競超過四年了,轉戰《Overwatch》前,他們拿過三次《A.V.A》世界冠軍、ahq宿舍裡擺滿了大大小小的聯賽獎盃,然而每位選手心中都還存在著一個共通相同的願望,那就是去到更大的舞臺。

就像默默無名的舉人進京趕考,ahq在上海必須從零開始,選手卻有無窮的意志要向更多人證明自己的實力,即便必須捨棄生命中致關重要的事物、摯愛的親人,他們還是毅然決然來到上海,以最刻苦方式的訓練、最嚴肅的方對待自己的夢想。

dsc09115
認真檢討的Krapy與Eric

 

褪變  迎戰OTS死亡之組

ahq選手們每天都在算日子,12月23日這個日期壓在每個人心中,因為這是ahq第一次在OTS聯賽登場。超過三周沒有休假,選手們馬不停蹄訓練,他們最大的目標,就是從人稱「死亡之組」的D組出線。

f8q138-1ivbk13t1kshs-7h
D組競爭激烈被稱為死亡之組

由上季的積分結算看來,ahq在D組隊伍中的成績並不特別亮眼,但落地上海以後,勤奮爬分的選手逐漸適應了在地隊伍的風格與打法、加上多日前榮譽教練小鬼受OTS邀約擔任解說而來到上海,他的來訪與建言給了ahq相當大的助益,近日的ahq在風格上脫胎換骨,已逐漸能夠與其他一線隊伍抗衡、甚至征服。

雖說是死亡之組,ahq卻不懼怕任何對手。「我們不會在賽前就認定有任何對手是我們打不過的,絕對沒有一場比賽是輸了我們還覺得是理所當然的,就算Overwatch界也有Faker,我們的想法還是不會改變,我們要贏,這是我們唯一的想法。」隊長Eddie語氣堅定地說道。

328833449254723478
隊長Eddie,人稱電競周杰倫
dsc09064
榮譽教練小鬼來訪,選手專注地聽取建議

上海灘上不滅的意念

選手們對於勝利的執著與意念,是ahq團隊堅毅、團結、持續進步最重要的元素。2016年解散重組前,ahq參加了最後一次《A.V.A》世界賽,四強賽對上日本,ahq因為午後(AfteR)極富傳奇性的一次強勢凱瑞,而免除了被淘汰的命運。賽後我們第一次看到Cowman 流下眼淚,我們問他落淚的原因,他說,「看到午後的成績、再看自己的,我很自責,我拖累了他們。」

隔天,調整好狀態的ahq從韓國手中奪下了隊史上最後一次冠軍;而今日即便換了遊戲、換了跑道、換了舞臺,ahq選手的使命感依舊燃燒著,像冬日裡溫暖的一盞微光,落在華燈璀璨的上海,渺小卻永不熄滅。

12月23日對ahq來說是意義重大的日子,因為那是ahq選手們夢想的起點,過去他們奮鬥的故事為許多人注入了生命的動力,看到這群永不負職業選手身分的男孩們持續在夢想的道路上奔馳,我們很榮幸能夠一直陪伴他們,也還請熱愛電競的夥伴不嗇給予ahq選手更多支援,ahq Team!

330767036455388471_tran
Cowman自責落淚,是2016 A.V.A世界賽最動人的一幕

 

img_1414_1
ahq有一半的獎盃來自現在的Overwatch戰隊

 

dsc09050_1
ahq Overwatch,持續追夢!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