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ahq世界賽之路第三章《憾,한》─Rainbow專題

  
2019-10-12
文章來源: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한(han),讀音正好同中文的「憾」字,雖然中韓文意義略有不同,但無獨有偶地,似乎都述說著Rainbow在職業路上的種種孤獨、阻礙、嚴酷的考驗。

一、 한 사람/혼자,獨身一人

離鄉背景到台灣築夢,來自韓國的Rainbow在台灣效力的第一支LMS隊伍為Team Afro,來到異地的他努力學中文,當時Afro已有多位韓援,但他開朗的性格也讓他與台灣選手相處融洽。Afro的選手多半年輕、喜愛群體行動,因此隊員們無論是吃飯或是放假休閒都總是成群結夥,Rainbow也非常享受這種團隊氛圍。

Afro十分喜愛團體行動,隊員們也都感情融洽。(圖片來源/ Garena Flickr)

然而來到了ahq─這支有著自己文化傳統,強調選手獨立性,氛圍截然不同的隊伍,Rainbow不免感到疏離,適應起一個人吃飯、放假一個人待在宿舍練習的生活。雖然起初有同是韓國人的Baby一起共事,但兩人性格迥異,始終未能親近起來。

「其實ahq隊伍氣氛是挺好的,但是在這裡就沒有特別親近的同事。」Rainbow坦言因為語言的隔閡,讓他打從一開始就沒能跟大家打好關係,「要是能重新來過,我想回到剛進來的時候,也許當時把中文學得更好,跟大家變熟一點就好了。」Rainbow無奈地笑了一下,對自己沒能把語言熟練感到有些自責。

剛來到ahq時,兩位韓籍與隊伍的磨合,遠沒有想像中順利,主因是中野遊戲風格不搭。「Baby是不擅長指揮的打野,而我玩遊戲也不是強勢主導的風格,打起來就感覺很悶。」Rainbow說。這樣的情形隨著Alex的加入改善不少,Alex敢衝敢打的打野風格往往能帶動前期風向,搭配上擅長碰撞的Rainbow,兩人若順利連動,就能拿到優勢。

「但因為我中文不是那麼好,檢討時總是只能聽大家的,就漸漸變得很擔心失誤,總是想太多。」Rainbow表示自己原本是一位很有主見的人,但因為無法好好地傳遞想法,有時不知道隊員想法,久了便累積出龐大的不安感,「所以其實我很羨慕Wako,他總是可以很好地表達他的意見。」Rainbow相當欣賞練習時總是直言不諱的自家AD。

Rainbow十分希望能夠學好中文,與隊員們更親近一點。

二、 여한,遺憾/悔恨

Rainbow加入ahq後的第一個賽季,便與隊友拿下了LMS第三名的佳績,一掃ahq前一年墊底的低迷,彷彿終於又有希望重新站上世界舞台。「我一直都很想打國際賽,也覺得來ahq很有希望,但是春季賽輸給FW後,就有很重的挫折感。」Rainbow回想起春季季後賽敗給FW那時,每晚深陷自責的漩渦而失眠,漫漫長夜只能不斷地回想比賽內容。他嘆了口氣說道,「要是我溝通更好,我們絕對不只第三名的…」

休賽季結束,正當Rainbow重拾信心想在夏季賽力拚冠軍,卻晴天霹靂,因工作證申請問題無緣登場夏季賽。「那時我的狀態非常好,版本也很適合我,不能幫助到隊伍我真的覺得很抱歉。」Rainbow說,夏季賽自己空有實力卻不能上場,在場邊看著團隊戰績起起落落,甚至差點跌出季後賽門外,那段時光是他職業生涯最黑暗的時期。

站在後勤的立場,其實眾人也都明白,在夏季賽第二輪,當時韓服900分的Rainbow能夠為隊伍帶來很大的幫助,甚至也曾想過即便扛著鉅額罰金也想讓他上場,但最後仍是沒能在夏季賽中看見Rainbow的身影。

三、 한han,界線 ﹝名﹞한계,極限/侷限

「一直以來支撐我的,是拿下勝利時的幸福感,那份勝利的喜悅,但如果不能上場,就甚麼都感受不到。」Rainbow說。

生於韓國的電競環境,Rainbow有著韓籍選手引以為傲的自律和精益求精的衝勁。在沒有團練的日子,Rainbow一天約可以打上15至23場rank,龐大的練習量,帶給他驕傲與信心,異鄉奮鬥的孤獨,用職業的熱忱也能勉強緩解。然而,再強大的心仍有它脆弱的一面。

夏季季後賽開打前,ahq到上海進行移地訓練,唯獨Rainbow一人待在台灣。當時的他每日過著猶如「公務員」般的生活─12點開始solo rank、指定場數打完後準時休息,投入職業原有的目標與初心,彷彿都消失了。

事實上,Rainbow原不是沒有機會和團隊前往上海,但他幾經思考,仍是向教練團提出不隨隊集訓的想法,追根究柢,是他身為職業選手的本心受到了挑戰。「Rainbow是一個,極度渴望心思能和團隊在一起的選手。」隨隊翻譯暨隊經理Ivria說道。

綜觀整個夏季,ahq第一輪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單,第二輪跌跌撞撞,團隊的心情隨之起伏,而當季後賽第一輪擊敗HKA確定重返世界賽,競賽的歡騰、激昂,甚至連粉絲都哽咽了。一同觀賽的Rainbow當下也做出了反應,但明明是團隊的一員啊!卻只能站在一旁像路人般鼓鼓掌,聽隊友誇張描述著比賽的膠著。「不能由衷地和團隊一起感受喜悅,對他來說,是心理上最痛苦的一件事。」一路伴Rainbow走來的Ivria說。

回顧夏季季後賽前上海的集訓,就是在類似這樣的失望中到來。Rainbow一方面聽著後勤解釋返回韓國辦理集訓所需簽證的繁雜手續、馬不停蹄的飛行行程,一方面心裡終究了解,自己在季後賽上場的機會無比渺茫;更甚者,如果ahq進不了世界賽,那麼遙遠遙遠以前、那在春季倍感挫敗的最後一次登板,或許就將成為他最後一次在LMS的觀眾眼前露面、打比賽的記憶。

「當初是為了什麼而開始當職業選手?」這類惶惑困擾著Rainbow。雖然後勤團隊明確表示,不會因為外部狀況就和他草率解約、要他離開,但這並不算是Rainbow最最最在乎的問題。

「Rainbow曾經跟我說過,季後賽哪怕只上一場,一場就好,只要能夠與團隊一起奮鬥取得一場的勝利,他都會激動到哭出來。」,韓文流利的Ivria是隊上Rainbow唯一能夠傾訴的朋友,她回想那段煎熬的過程。雖然季後賽前,在Rainbow最迷惘喪志的時候,世界賽還是未定之數,ahq仍有很大可能將他一起帶上世界舞台,但「Rainbow渴望上場的企圖心越強,現實帶給他心力交瘁的程度也就越劇烈。」Ivria說。因此當Rainbow考量到自己的狀態,實在不適合和團隊一起進行高強度的集訓,便和後勤溝通,讓自己待在台灣獨自訓練、收拾心情,也等待一個能讓他抓回本心的時刻。

Rainbow認為夏季賽不能上場的日子是他職業生涯最黑暗的時期。

四、 한없이,無所悔恨/無盡挑戰

當ahq確定重返世界賽,後勤也安排Rainbow返回韓國休假,讓他重整心情再出發,準備遠征歐洲與團隊並肩作戰。

「Rainbow合群、活潑、樂觀、穩定,非常專注於當下與未來,不讓自己去沉溺在已發生的遺憾之中,」Ivria描述道,「無論遇到甚麼事,他都相信只要做好自己該做的就會有人看見。」也許是這樣的性格,加上粉絲的鼓勵、韓國友人們的肯定支持,低潮過後,Rainbow很快回到了職業訓練正常的軌道上,邁向另一個極限的挑戰。

雖然在台灣遭到限制而不得出賽,但世界大賽的舉辦地點遠在歐洲,Rainbow出戰資格自然不受影響。但一整季未踏上賽場的他,多個月來的首戰竟是世界舞台。

與全世界萬中選一的高手較量,每場表現對夏季賽未能出場的Rainbow來說,都是決定評價的關鍵,彷彿一不留神,就會跌落萬丈深淵、粉身碎骨。對此,Rainbow本人倒是不斷提醒自己平心以對,「我覺得開心享受比賽就好,世界賽對手都很恐怖,但能贏當然還是最好的。」

每次被問到自己來自哪裡,Rainbow總會說,「說了你們也不會知道啦!」持續追問了一百遍,他才又說,「忠清北道的忠州。」嗯,還真沒聽過。

總之,來自韓國不知名地方的Rainbow,背景模糊,卻有著很高的志氣。猶記得春季賽,拍著馬桶形象片、主打「走出廁所」的ahq以爐主之姿擊敗MAD,賽後Rainbow被問到,「這周打贏FW和MAD,兩支(當時的)聯盟強隊,你感覺如何?」

「我們,我們也是Top Team啊!」他說。

又有一次,回韓國休息那段期間,平時總是捉摸不定的 Alex,不知怎麼透過FB聯繫起Rainbow,想找當時韓服高分的他雙排,「Alex是第一次主動找我啊!」雖然不清楚性格古怪的Alex內心真正所想,但將近一季的合作,直到這個小小的舉動才終於感受到隊友認可自己的實力,Rainbow難掩成就感與喜悅。

難熬的夏季來到尾聲,在柏林的世界舞台上,Rainbow想要實現的目標很明確,「希望大家能看到我團戰的發揮,我不要留給人家打很差的印象。」而雖然身為一位外籍選手,對於奮鬥了近一年半的LMS聯賽即將走入歷史,重感情的他也有話想說,「畢竟是末代LMS代表隊,希望不要結束得太慘烈,希望能進八強。」

為了創造一個不留遺憾的舞台,為了與團隊一起獲勝的幸福感,做為職業選手的Rainbow便是為此而生,為此而不斷戰鬥著。

勝利的喜悅是所有選手都在追求的,Rainbow也不例外。
上一則: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