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LMS W4 隊長Ziv專訪:我們要向更強賽區看齊,不再受限於特定隊伍風格

  
2019-02-22
文章來源:ahq e-Sports Club 競酷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文/Acid

00

LMS來到第四週第一天,ahq將對上聯賽排名第八的隊伍DG,分析台上一面看好ahq能梅開二度,搶下可貴的第二勝。但賽果不如預期,ahq以1:2落敗,DG名次上升第六,ahq名次落為第八。

從內湖到永和的遊覽車上,沒有任何人找得到一句話來打破失敗的沉默。名次落到墊底,這場不得輸、也輸不得的戰役,突顯出隊伍更深層的問題。曾經令人驕傲的隊伍敗北至此,落入的困境連墊底的「老八」都不足以形容。

「LMS老九」—比上一季的第八境況還要窘迫、比第八還需要痛定思痛,這或許是輸給自己的ahq,當前所能給自己最貼切的指稱。

隊長 上路Ziv

01

當日賽前,教練團經過評估,選擇讓養兵多時的韓籍中野Rainbow與Baby上場。但5中野遊戲前期的判斷失誤,導致隊伍最終以一萬經濟差輸掉第一場比賽。賽後,隊長Ziv對我談起,台、韓籍中野之間,韓籍中野在訓練賽的勝率倒是比較高的那一方,但截至目前,賽場上的表現還是不及Alex和Wako穩定。

談起Rainbow和Baby上一次出賽(第一週對上MAD與JT),那時也面臨著類似的問題。Ziv以過來人的觀點說道:「原因可能是緊張,也可能是太求表現才失常,這部分後勤能從外部協助的是溝通、弄清楚他們心裡的想法,然後調整他們的心理素質,但真正到場上,選手的心魔終究只能靠自己克服。」

DG來到Bo3首個賽末點,ahq教練團換下狀態不佳的韓籍中野,讓Alex和Wako為ahq把關。拿到本命角札克的Alex,風向帶得順利,Bo賽來到1:1平局。決勝的第三場,ahq後期的運營節奏雖不如第一場順暢,仍始終保持著約一萬的經濟優勢。眼看十拿九穩的局,到頭來卻因AD的一次重大失誤而失之交臂。

Ziv說道:「對上DG第三場的失誤沒什麼好說的,失誤就是失誤,這是個人要下功夫的地方,不是我們檢討的重點。」正經歷史上最長的換血陣痛,團隊不免感到前途茫茫,遊戲的重點卻不曾模糊過。

Ziv認為,這場挫敗的珍貴處,在於揭露了某些ahq在團隊面上的問題:「第三場,我覺得邊線期的分帶有待加強,所以拿到巴龍後的遊戲節奏就卡住了。」Ziv如此解釋第三場情勢陷入膠著的原因。但他也強調,對這些事情的反省並不能只停留在「ahq會什麼、ahq不會什麼」的層次。 Ziv說道:「我認為問題的複雜度要更深一點,今天我們在賽場上會有這樣的毛病,很大程度是目前訓練賽的質量還不夠,我們沒有辦法針對特定內容集中訓練。總體來說,我們都知道該怎麼完成目標,但每個人的想法還是會有細節上的落差,最後就顯現為今天我們在賽場上的不足。這是我們當前的課題之一。

中路Rainbow

02

回到ahq基地,教練團宣布一小時的吃飯放風,緊接著又將是一連串的檢討。選手們抓緊時間覓食,只有Rainbow選擇留在訓練室,又回到了召喚峽谷。看著一向心態成熟的Rainbow在三場比賽裡,為自己懊惱、為隊友高興、又為結果自責,賽場上成王敗寇、賽場下沮喪的淚水,這種生活遠不是一般人會去追求的。

激情過後還是得回到最現實的問題,我問Ziv,韓籍選手和團隊的磨合到了什麼程度,他說:「韓籍選手幾乎每天都上中文課,他們在遊戲內都說中文,加上我們會說一點點韓文和英文,大家的溝通已經有一定模式。遊戲內資訊的交流我認為是完全足夠的。要說和台籍中野的落差,我覺得還是在一些細節上。」

Ziv舉例,當他策畫好一件事,對方也同意執行,但彼此仍存在著會錯意的空間,要令這種機率歸零,就他看來不是一朝一夕能夠達到的,只能等雙方有一定默契、一定了解才能克服。不過Ziv也說,「我認為團隊磨合到這程度,韓籍選手的問題真的不在語言上,而是他們必須要克服賽場的壓力。」

當晚放風結束前,Rainbow終於離開團練室扒兩口飯,過程中AN也出現了。身為hyeong(韓文:兄),在韓國弟弟的眼中有著無上權威,但AN仍是對大家sorry、sorry拜了一輪,弄得Rainbow和Baby不知所措,大家互相回禮搞得一陣亂七八糟。

就Ziv看來,老搭檔的失誤確實毀了一盤幾乎贏定的局,但ahq團隊並不是沒有經歷過這種挫敗,大家失落,但也很快就接受事實,「AN就是AN,你對他生氣也沒用。下次贏下來就好了,我是這樣想。」Ziv說。

打野Alex

03

放風結束後,與其看比賽回放做檢討,這次教練團決定改變方式,用聆聽而非教導來掌握問題。Ziv說道:「賽後教練團進行了一輪面談,蒐集了每個人對團隊的意見和想法,要對隊伍的方針做一些調整。」這一談,就談過了午夜。

自創隊以來,ahq今年已邁入第七個年頭,身為大家口中的「老牌戰隊」,在隊伍狀態的調整上,理應比其他人要有經驗,但何以ahq從上季以來,遲遲未能破繭?眾人望眼欲穿,隊伍卻墜入了比低谷還要深的困境,甚至得以「第九」來自我省思呢?

翻開輿論,大家對ahq多有期待:期待打出精彩的團戰、期待重返榮耀、期待ahq能去打世界賽…。這對一支有企圖心的隊伍來說,都是該追求的,但Ziv認為,那只可能是變革成功後的結果,若是倒果為因,這項變革便不可能發生了。

我們比較起以前大家熟悉的ahq、那個完成「老四逆襲」的ahq。一路伴著團隊走來的Ziv說道:「以前我們在遊戲上會簡單一些,大家的遊戲理解都差不多,角色搭配性和打法各方面…說明白一點,就是沒有很多種,玩法都差不多,我們主要的目標就是專精那套打法,這是那一代ahq證明給大家看過的,我們也盡可能達到過我們所能達到的最高成就。」

Ziv繼續說:「但ahq不能永遠停在那裡。我們希望能向更強的賽區看齊,不受限於主打特定套路的隊伍風格。現在的ahq選角多樣化了,陣容多變,但付出的代價也很可觀,我們要熟悉的打法變多了,拿到不同陣容我們就要打出不同風格,變成我們要花更多時間去專精,才能找到上一代ahq所擁有的那種自信。我只能說,現在這個團隊背負的任務沒有以往簡單。」

我們希望能向更強的賽區看齊,不受限於主打特定套路的隊伍風格。現在的ahq選角多樣化了,陣容多變,但付出的代價也很可觀。


04

戰敗的夜晚,LMS老九挑燈夜戰,苦苦摸索著一條新的逆襲之路。ahq大隊長認為,希望並不曾離去,就如失去眾明星選手後的LMS像棄嬰一邊被大情勢唱衰著,少了市場聲量、少了真正有心做電競的人,但它最深的底蘊仍在,召喚著無數新血投入。

Ziv說道:「和大賽區相比,LMS競爭力還是有落差,但跟以前的LMS相比,我認為並沒有到大家說得這麼差,你可以看到每支隊伍在遊戲內還是有他們的想法,像昨天的DG拿出泡麵頭的策略,可見得大家還是有在持續鑽研遊戲,雖然這季很多明星選手出走,但是LMS賽區長久累積的並不是只有那些光環而已。」

聊到大環境,我們不免談到LMS賽事現場「人山人海」(自嘲沒有觀眾) 的現象。但不管是老選手或新血,看得似乎比我們還要開。「因為我們知道主流是什麼,」Ziv說,「不過我還是會留意現場有沒有支持ahq的熟面孔,因為過這麼久了,很多粉絲都出社會了,來的人越來越少。」

大隊長繼續說,「這對有些選手也許是好事,因為有些人看到真正的人山人海會緊張。」一向心臟大顆的Ziv,面對哪一種現場氣氛都不是很在意,他的第一反應,只是覺得少了些奇怪的樂趣,「之前會有人舉我ID的牌子,對著我笑,我是很感激啦,也會笑回去,問題對方也是男的,就覺得哪裡不對勁。」

總教練Domo、輔助Kino

05

ahq老闆常說,失敗是種學習。成為老九的那天晚上,ahq做出了許多決定。改變持續進行著,只是最大的敵人—時間,究竟會給ahq多少機會?Ziv保持ahq一脈的樂觀,說道:「開季前是說,要拿到春季冠軍。我們一直有在調整,但老實說,有些事情的步調還是太慢,所以現在我只想先打進季後賽,走一步算一步,這點我還是抱持希望的。」

輸給DG、輸給自己的LMS老九,輸到已經沒有東西再輸了,最舒服的方式,或許是放開鍵盤,然後徜徉在不上不下的祥和裡,遠離煙硝戰場;反倒堅持,才是最痛苦的。

讓這群人繼續的動力是什麼,我始終納悶。那個世界,或許真不是我們這群小老百姓想像得到的,我能做的,是略盡綿薄之力,讓你也跟著懂一點,然後稍微看得慣老九的世界。


上一則: 下一則:
TOP ↑